等吧!

本来大学期间吃喝不愁,离最现实的生计本来就远,加之我也是一个爱搞搞文艺的小青年,终归倾向于在大学期间找一个谈得来的而不是对我好的。

其实我妈说得对,我这孩子总是没有主动付出的意识。但是只对了一半,和我谈得来的或者可以相互敞开心扉的朋友,我对他们还是非常好的,至少不计回报,而且记着他们的付出。

而能让我我真正能不计回报的付出的人,要么是我爹娘,要么是我那几个初中高中同学,要么是我十分钦佩的人,要么就是我爱的人。

最终还是没能继续走下去,也许是我还没有喜欢到我可以为她做出改变。于是一切谈明白了,也就平静的退回从前朋友的状态了。

其实说句实话呢,还是因为我们生命重叠的部分太少。开始的激情消退之后,再没有什么可以维系的了。我们之间好像真么没什么可聊的,没什么两者都感兴趣的话题,而且我这种戏谑型的说话方式面对一个很正经的人就好像穿了一件过小的衣服,总感觉拘谨。

我也是一个随性到有些随意的人,没什么话说就不说了,没什么可谈的就不谈了,搜肠刮肚寻找共通话题的事情我最害怕了。

而且,我那些兴趣爱好几乎都是独自就能完成的,多一个人还嫌叨扰。于是我也是一个不能说喜欢独处,但是并不反感甚至有些珍惜独处的人。但是有了一个对象以后,即使自己一个人,心里还是两个人。一个人的时候充满灵感,而心里有两个人的时候,没有灵感的活着,就是平庸,我无法接受。

我怎么感觉我是孤独终老的节奏。

不过也许是那个我可以为了她而改变,甚至把她和我在灵魂上当成一个整体的人还没有出现。或者并没有这么复杂,就是因为不够喜欢。

既然没有出现,我就不找了,还是初中的时候觉悟高:

正因为许多人都不知道爱人的位置,所以才有了“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惊艳与欣喜。

等吧!

评论(5)
热度(1)

© 雲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