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en Karajan

这张唱片,是我真正开始听古典音乐的开端与启蒙。最早接触古典音乐是很小的时候,家里有一台黑胶唱片机,几张施特劳斯家族圆舞曲的LP,我爹说是给我“开发智力”用的。尽管施特劳斯家族在音乐史上地位不高,但是我直到现在还听得乐呵呵的。

那些LP尘封十五年后,我才又一次主动聆听古典音乐,而标志就是高一暑假的某个下午,我在书城唱片区遇见了这张Golden Karajan。

暑假的时间总是闲得发腻,我每天都往书城跑,那天在图书区转了几圈也没什么收获,当然教辅书我是不会主动去看的。逛到音像区,当时最喜欢听欧美流行,在欧美流行方面我几乎称得上“资深”,遇到一位歌手,我就听完其所有专辑,听了四五年扫完50年代就不怎么听了。当然,买CD的毕竟是少数,音像区的货架也就更新比较慢了,流行那块扫了一眼也没什么,未免意兴索然。

走着就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在《猫》和《歌剧魅影》之间,上下毗邻着克莱德曼精选和班得瑞全集,我看见了这张Golden Karajan。

音乐剧我倒是听过几部,北京奥运开幕式之后,我买了莎拉布莱曼的所有唱片,听了《猫》,《歌剧魅影》和《艾薇塔》等等,《悲惨世界》倒是大学才欣赏,《西贡小姐》还没听过呢。克莱德曼我一直不喜欢,他的曲子经不住听第三遍。班得瑞家里有一套,曲子总是和名字对不上号。于是我就拿起了Golden Karajan。

装帧不错,这是我的第一印象,昏暗黝黑颇有历史感的背景前面坐着一为目露精光的老头,有王者气概。翻过来看了看曲目,《卡门序曲》,好像听说过这个名字;《蓝色多瑙河》,听过名字,11分钟,这么长!《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第三乐章》,协奏曲是什么,总共几个乐章啊?旁边一行小字“小提琴:安妮·索菲-穆特”,怎么又有点又有横杠,名字好奇怪。这也是我和穆特的初遇,殊不知以后她的莫扎特小提琴协奏曲成了我的挚爱。后面的也瞥了一眼,一半是我听过名字的,但是我好像全都只闻其名,那就买了吧。花了我50块钱。

回家后,我讲碟片放入CD机,当《卡门序曲》的第一个音符响起,我惊呼:“原来这叫《卡门序曲》!”《蓝色多瑙河》那微弱的颤音令我倾倒,《拉德斯基进行曲》又一次让我惊呼,还有柴可夫斯基的《弦乐小夜曲》,当然还有穆特的贝多芬小提琴协奏曲第三乐章,第二插部简直让我的心都融化了。当然也有一开始没有听进去的,之后不久遇上那个特定的时间节点,我都爱上了。

当然,可能是先入为主的印象总是很难抹去,并且总会以此为标杆。我虽然听了无数版本的贝多芬小提琴协奏曲,诸如海菲兹,帕尔曼,米尔斯坦等等,还是偏爱穆特最早的一版。《卡门序曲》加之以前的音乐剧基础,我最早还是歌剧听得最多,《卡门》听过无数遍了,那天没事跟着从头都能唱到尾。

这套Golden Karajan就是一条帮助我找寻音乐宝藏的路线图,现在它的使命早已完成,我也有七八年没有听过这张唱片了,Karajan的DG全集300多张吧,我慢慢也听完了,如今想起来还有些怀念呢。说真的,我愿用我的一切换取我第一次听贝多芬小协时的感觉,一定要是穆特演奏的才行。

评论(7)
热度(17)
  1. 水静静子雲隱 转载了此图片

© 雲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