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费城两月有余,因好奇心而产生的热忱渐渐冷却。某日,当有人向我问路的时候,我发现自己似乎已经习惯了这座城市,相同意义上,我已经丧失了继续探索这里的心劲。

几日前的一个下着细琐秋雨的午后,我在会议厅听着别的大学来访问的教授的报告。嵌在天花板里的日光灯的灯管,注视久了,好像竟能看出它微弱颤动的脉搏。空气里漂浮着枫叶的气息,这时,电脑上上蹦出一条消息:师弟,最近好么?

嗬,是达叔。

我:一两句还说不清,算是还没有找到在新环境下适合自己的生存状态。好像是丧失了长远的目标而只有眼前的苟且。达叔最近呢?

达:变成中年人的形状,心里很年轻,感觉有些莫名。国外是个容易丢掉长远宏大东西的地方。

聊了聊...

这就是我花了两百块钱的成果…

这个lofter上的文字编辑器不是很给力啊,而且在一大波图片中长篇大论感觉很话痨,所以真的喜欢看我写的关于音乐(以及无关音乐)的文章的朋友,可以来这里看看《古典音乐回忆录》。写出来大致就是以下这个样子——


1 / 13

© 雲隱 | Powered by LOFTER